棋牌是有分量的

趣评2009年中国体坛:后奥运时代的体坛悲喜剧

2018-01-20 15:22栏目:趣评
TAG: 刘翔 姚明

新华网12月22日报道 有人功成身退,有人崭露头角;有人苦尽甘来,有人乐极生悲;有掉进“药瓶子”的悲哀,有整治“假赌黑”的振奋……2009年的中国体坛,在“后奥运”时代的节拍中,上演了一出出惊心动魄的喜剧、悲剧和闹剧,供人谈笑,令人回味。

刘翔重新出山了

刘翔回来了,他是带着胜利的微笑扑面而来的。

北京奥运会上因伤退赛,刘翔留给国人一个悲情的背影。当时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包括刘翔本人。

时隔398天之后,刘翔战胜脚部的伤病,冲破退役的传言,完美复出。9月20日,上海国际田径黄金大奖赛,13秒15,跑出了与冠军相同的成绩;10月25日,济南奥体中心,13秒34,豪取全运会三连冠;11月12日,广州,13秒50,轻松摘取亚锦赛三冠王。12月,刘翔又在香港东亚运动会上实现了三连冠。

2009年这几场比赛,带给刘翔十足的自信心,也为今后的重新起飞重燃希望。刘翔用行动告诉人们,一个真正的勇士,只有接受失败,才能敢于胜利。

姚明当上老板了

2009年,对姚明来说,充满了遗憾。自从季后赛脚伤发作后,他就告别了赛场,并将缺席新赛季。

不过,姚明并没闲着,不能在场上打球,他选择在场外做起了老板。今年7月,由姚明授权、“姚之队”全权运作的投资管理公司与上海东方篮球俱乐部签署了俱乐部股权转让的框架协议,这意味着,姚明成了姚老板。

姚明入主上海男篮,实际上是知恩图报。他说,上海队是我职业生涯的起点,这里培养了我,在上海队困难的时候,我应该做些对球队有益的事。

姚明是篮球天才,他也不缺钱,但他能否将内忧外患的上海队带出困境,能否在风云变幻的篮球市场找到经营之道,人们拭目以待。

足球大腕“私奔”了

年初,周海滨、冯潇霆的“私奔”事件,给中国足坛的巨大疮疤上撒了一把盐。两人在实德、鲁能俱乐部不知情的情况下,分别与韩国、荷兰的足球俱乐部“密谋”转会事宜。两人的行为看似“不厚道”,却是抓住了中国足协球员转会规则的漏洞。中国职业联赛的不职业可见一斑。

根据中国足协的转会规则,俱乐部与球员在合同到期后有30个月的保护期。而这有违于国际足联的规则,后者规定球员在合同期满后便成为自由球员。两人自由转会后,不仅让鲁能、实德吃了哑巴亏,也迫使中国足协开始修复相关规则。

不过,周海滨到国外后似乎处境并不妙,这再次证明中超水平之烂。

学生足球“丢人”了

中国足球制造丑闻的能力,一次次突破着人们的想象极限和承受能力。

这一次,造假造到了中学校园里。今年4月,重庆大坪中学女子足球队在夺得世界中学生足球锦标赛冠军后,队员身份遭到质疑。在舆论的逼问下,大坪中学终于承认在代表中国组队参加世界中学生足球锦标赛过程中弄虚作假,队员中只有3人来自本校,其余15名队员是“在全国范围内挑选”。大坪中学校长张建玲在受到处分后向社会各界道歉:“我们深刻认识到这种做法违背了体育道德精神,损害了中国足球的形象,伤害了关心中国足球事业发展的社会各界人士的感情。”

此事令人痛心之处在于,丑陋足球已经侵蚀到了中学校园。更可悲的是,最终只拉出一个校长来顶罪,可见幕后的多数人恬不知耻的心态。中国足球,真的该醒醒了。

跳远纪录“作古”了

邹振先的男子三级跳远纪录保持28年,折射出中国田径后继无人的尴尬和旷日持久的低迷。

在十一运会上,河北小伙李延熙的惊人一跳,终于让这一纪录“作古”了。李延熙跳出17米59,远远超过了邹振先的17米34,也超过了哈萨克斯坦选手萨凯尔金16年前创造的17米35的亚洲纪录。更值得庆贺的是,浙江队的朱书靖也以17米41超过了亚洲纪录和全国纪录。

多年来,除了刘翔支撑门面外,中国田径的整体低迷与中国体育的国际形象并不相称,因此,李延熙们的出现,令人振奋。

马术运动“扭曲”了

马术是一项贵族的运动,也是唯一有动物参与的奥运项目。人马协调是这个项目的魅力所在,而善待马匹是最基本的体育道德。

但是,十一运会马术比赛,继十运会之后,再次出现了“杀马”悲剧,让中国体育蒙羞。10月26日,湖北队赛马“金银庄主”因严重受伤,被执行安乐死。另外还有多匹赛马受伤。其罪魁祸首就是速度赛马项目长达12公里的“魔鬼赛道”,而在“金牌主义”的刺激下,参赛各队也没有使用更适合这个距离的耐力马。

“马殇”背后是“人祸”。但愿,“杀马”悲剧今后不再重演。

“飞人”掉进“药瓶”了

使用和查处兴奋剂,是当今体坛永恒的较量。这一年,“女飞人”王静的落马,让人欷歔。